最新消息 > 新聞中心
 
內文 數十年來,幾家主導日本工業、製造與電子領域的大型企業,協助將戰後千瘡百孔的日本變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並使該國在全球電子市場中取得令人尊敬的地位。

但現在的日本經濟正浮現一種全新的格局,顯著改變並降低大型企業的角色重要性,尤其是那些銀行、金融機構、製造商和高科技業──在戰後支持著日本蓬勃發展的「Keiretsu (編按:集團式大企業)」商業模式,已經產生動搖。


好不容易從長達十年的低迷局面中脫身,但不過幾年好光景,日本經濟再度萎靡不振;日本國內的高科技大廠也紛紛加速必要的業務重組步伐、調整自身定位,好在日益惡化的全球市場中保持成長。


業界人士認為,這些大廠為了生存可能別無選擇,只能重新專注於獲利較豐和比較穩定的工業與重型機械產業,並將處境不佳的電子業務與本地競爭對手合併。


產業觀察家也預期,由於關鍵產業領域將出現數年的成長停滯,再加上海外同業的競爭、中國做為低成本製造中心崛起,以及近期從美國席捲全世界的經濟危機等,都將使得日本在上一次大蕭條後重建經濟的努力面臨更大的困難。


在高科技領域,富士通(Fujitsu)、日立(Hitachi)、NEC、三菱(Mitsubishi)和東芝(Toshiba)似乎都在準備進行大刀闊斧的組織改革;分析師預期,這將導致那些垂直整合型企業剝離過去屬於核心業務的半導體、IT和其他技術密集型業務,重新把經營重點放在利潤較高、週期性較弱和資本不那麼密集的業務上。


分析師也預期,未來幾年日本五大電子企業將退出其以前在國際市場佔優勢地位的領域,例如半導體、硬碟、系統LSI、記憶體和行動設備等吹整併風潮的產品。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駐東京的分析師Hiroki Shibata表示,這些產品業務的:「現金流都不穩定,因為它們的獲利率不穩。」


Shibata表示:「專注於這些業務的企業將需要進一步的結構改造。」而預期中的組織重整,其實在五年多以前就開始了,NEC甚至在10年前就已著手進行;而由於來自股東的壓力,其行動可能在未來幾年加快速度。


經濟學家與產業分析師表示,雖然幾乎整個日本經濟體系都面臨重大的結構性問題,但目前該國產業進行較大規模業務重整的仍是在電子業領域。而某些分析師所預期的日本產業變遷,也將對全球市場產生影響──


事實上,日本大型企業已經淡出了目前處境艱困的DRAM、NAND記憶體市場,只是還未完全放棄,反而是透過採取與本國同業進行策略聯盟的方式求生。例如在1999年,NEC與日立合資成立爾必達(Elpida),該公司並在2003年又併入了三菱的DRAM業務。


而其他的策略聯盟或是合資企業的誕生,將使得日本最後剩下越來越少的半導體廠,並助該國的頂尖大廠進一步投入更大規模的關鍵市場整併。例如,松下(Panasonic)已經宣佈併購三洋(Sanyo),以藉此降低成本,並讓兩者合併的公司能更具競爭力與營運效益。


Shibata表示,松下與三洋在去年12月宣佈合併,為日本產業界帶來大震撼,也可能導致日本國內市場競爭力的顯著變遷。根據標準普爾新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雖然前五大日本電子企業在市場地位與財務狀況上有所不同,但它們在自2008年底以來的全球性景氣衰退中,其獲利率都開始落後海外競爭對手。


該報告指出,目前日本前五大電子業者整體的現金流量比例在30~40%之間,但它們的海外競爭對手有的可超過100%;而在艱困的業務環境中,能擁有高度財務靈活性,是維持與提升競爭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


由於預期經濟情勢進一步惡化;部分日本IT大廠押寶重型電機、工業機械以及電腦軟體等,能提供正面現金流,所需資本支出又有限的業務。但包括富士通、日立、三菱、NEC與東芝等,已經受到高資本支出、低利潤的半導體、電信等電子業務的拖累,使企業獲利受損。


Shibata建議,那些企業若要活命,就得放棄半導體或電子業務,不然就是得對相關業務領域進行大幅度的成本削減,或是尋求與本國或海外競爭對手合併。


他表示,電子業者往往受到下游客戶的壓力,得背負沉重的研發預算不斷開發新技術,但卻得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回收投資。在這樣的情勢下,除了那些已經擁有高市佔率的廠商,日本電子企業要維持營利恐怕會更為困難。
(2009,3,2)

(參考原文: Analysis: Japan's electronics giants face inevitable breakup,by Bolaji Ojo)


新北市土城區中山路16-3號8樓  TEL:(02) 2267-0777  FAX:(02) 2269-0666  網站設計協禾數位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