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新聞中心
 
內文 編按:受人民幣升值、出口退稅降低、工資原材料上漲,加上年初實施《勞動合同法》及產業結構調整等影響,廣東台商遭受有史以來最大生存危機,導致數千家台港商撤出珠三角。本報特派記者赴珠江三角洲採訪,將從今日起推出系列報導四篇,訪查珠三角台商現今困境及未來發展動向。

「當非洲羚羊睡醒時,第一個動作就是往前衝,非洲獅睡醒時也是往前衝,一百隻羚羊往前衝,只要不是最後一隻,就不會被獅子咬死。」林森烽常想起董事長鄭棋堂這句話。在珠三角打拚八、九年,見現在哀鴻遍野,撤離、轉移者眾,相當感嘆。

做為專業經理人,林森烽在東莞大嶺山鎮的比利木業已打拚七、八年。想起當初榮景,「那時招工五十人,不到一天來了五百人,我們只好轉移廣場面試,看順眼的就挑…。工人塞十元給警衛插隊,還不一定能錄取。」環境丕變 不想當最後一隻羚羊不過是八、九年前的事。環境丕變,林森烽想到的是,如何不做最後一隻羚羊。

廣東聚集上千家具業,大半在大嶺山鎮。去年出口廿一.五億美元,佔全大陸十分之一,得名「中國家具出口第一鎮」。但現在哀鴻遍野,家具廠無以為繼,撤離、轉移、落跑的不在少數。

曾是全球第二大的台升家具,九二年落戶大嶺山鎮金桔村。董事長郭山輝道出了這波危機所在:「去年原物料上漲五到十%,原料佔我們總成本五十%,就讓總成本增加二.五到五個百分點。」十七年前就來到大嶺山的郭山輝說,人民幣升值造成總成本增加三%,工資也使總成本資加三%,加工貿易出口退稅率降低又使成本增加三%,幾項成本加總,台升去年利潤就減少大約十二%。

「傳統產業最大問題就是不算帳」,其利工業集團協理陳裕棋說,「加工貿易過去太好賺,利潤都是十%、二十%,產業轉型時缺少風險意識,難怪很多企業撐不住。」郭山輝坦承,現在加工出口貿易已沒利潤,「能撐下去就算不錯了」。陳裕棋說,要嘛就進行升級轉型,轉型不成就轉移,更糟的是直接落跑,半夜走人。

深圳四千家 至少也走了兩成落跑的不僅僅是台商,韓商也死一大片。今年二月,韓國工商協會對三五○家韓企調查,有三成企業已撤離或備撤離中國,到今年七月,「趁夜而逃」的韓商已不下百家。

「有個供應商朋友,年初突然落跑,留下了一屁股債」,林森烽不計較供應商落跑,但他說,「環境惡劣時,企業就要『練內功』,不轉型不行。」比利木業的做法就是,遵守勞動法規定,不落口實;過去當廢料的角料不再多做,提高木材使用率,再就是實行ERP(企業資源規劃)管控,產品多元化及開拓國際訂單。

原有五百多家具廠的大嶺山鎮,如今已撤兩成。深圳台協統計,深圳四千多家台資企業,也基本走兩成,近千家。

產業鏈轉移不易 轉型難上加難「轉型、轉移都不容易!」深圳台協常務副會長洪嘉生說,轉型涉及產業鏈、客戶、供應商多層關係。「當年,台灣產業轉移大陸,就因轉型困難。」本身經營銘板外銷生意的洪嘉生說,「廣東建議我們出口轉內銷,但內銷主要靠通路,大陸通路發展不健康,三角債時有耳聞。」「加工貿易都是外銷,根本沒幾人懂內銷。」他說,當年很多內銷產業沒轉移到大陸,靠的是台灣的「關係」,大陸這情形更嚴重。「產業升級不是不好,但下太重太猛的藥,只會醫死人」,洪嘉生無奈地說。

最近前往江西贛縣考察的陳裕棋說,「內地是有很多優惠,人工成本也低,但民工都往沿海跑,誰去贛縣?一般民工吵著要加班,當地民工還不願加班。」他說,過幾年,內陸地區同樣會面臨招工困境,更別說產業鏈轉移不易,當地科技人才遠遠不足。去年至今,奔波各地為台商找新家的台企聯會長張漢文說,台商集體談判能增加籌碼。但他也警告,中小台商盲目轉移的後果會很嚴重。

「從沒像這段時間那麼忙」,東莞台協副會長謝慶源好不容易撥出半小時見了記者,第一句話就這麼說。從商務部、國台辦、到廣東省、東莞市,台協會議不斷,就是為解決台商困境。

東莞改吸收內資 台商成墊腳石「你知道東莞今年外商投資,卅年來第一次負成長吧!」謝慶源說,他們現在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前兩天才宣布減免台商「土地使用費」,多次喊冤「不是要打壓台商」。「產業升級是死命令,台協能做的只是減少台商受害。」能做的是有限。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說,產業升級至少十年,政策並非針對台商,但東莞市經貿局副局長羅斌卻說,未來東莞將以吸收內資為主。台商似乎已是被政策壓垮的駱駝,成為廣東經濟調整的墊腳石。

中國時報 / 白德華/調查採訪
2008/08/04


新北市土城區中山路16-3號8樓  TEL:(02) 2267-0777  FAX:(02) 2269-0666  網站設計協禾數位科技